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为什么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这句话告诉你

时间:2017-12-14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放大 | 缩小 | 正常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念日,也是第四个国家公祭日。

  全国多地举行悼念活动,其中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国家公祭仪式。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了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国家公祭仪式。

  上午7点,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集会广场,举行升国旗和降半旗仪式。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公祭仪式现场撞响和平大钟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向南京大屠杀遇难者敬献花圈

  


  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现场人员肃立默哀

  


  


  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 王晔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12月13日,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制造了灭绝人性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这一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是人类历史上十分黑暗的一页,是中华民族永远的伤痛。

  根据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的法案,国家公祭对象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及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被杀戮的同胞。具体包括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化学武器死难者、细菌战死难者、劳工死难者、慰安妇死难者、三光作战死难者、无差别轰炸死难者。

  在南京街头巷尾,民众自发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默哀。

  


  泱波 摄

  


  泱波 摄

  


  泱波 摄

  


  泱波 摄

  在南京其他地方以及中国其他省市,亦同步举行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活动。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北极阁丛葬地: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北极阁丛葬地,位于南京进香河路北端与北京东路的交界处,1985年在丛葬地所处的小坡上,建立了一个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北极阁附近遇难同胞纪念碑。

  

 


  葛勇 摄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山码头遇难同胞丛葬地悼念现场:

  

 


  郭亚楠 摄

  

 


  郭亚楠 摄

  

 


  郭亚楠 摄

  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胜利广场:

  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前,23位身着祭祀服饰的学子在这里念祭文,悼念革命先辈。还有很多上海市民来此,向遇难同胞鲜花。

  

 


  殷立勤 摄

  

 


  殷立勤 摄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中新社记者 汤彦俊 摄

  


  中新社记者 汤彦俊 摄

  


  中新社记者 汤彦俊 摄

  吉林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东北沦陷史陈列馆:

  学生们向英雄谱革命烈士献花。

  


  中新社记者 张瑶 摄

  辽宁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解放军战士、学生和社会各界代表进行秉烛默哀、向卧碑献蜡烛和寄语和平签名等活动。

  

 


  王艺霖 摄

  

 


  王艺霖 摄

  不敢忘,不能忘!

  80年前,“南京”正经历着最为黑暗的一段时期;80年后,人们用实际行动告诉那年的“南京”,历史,从未被忘却,正义,将世代传承。

  01

  12月11日,菲律宾马尼拉湾,距日本大使馆约3公里处,新安放了一座慰安妇铜像。底座上的文字写道:“这是日本统治下遭受虐待的菲律宾女性的记忆。”这或是这个东南亚国家首次安放此类塑像。

  近年来,多座慰安妇塑像落地韩国、美国、德国……那些以生命控诉战争罪恶的女性,在血肉之躯湮灭后,得到了思想和精神的延续。

  11月23日,韩国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日军慰安妇受害者的生活稳定支援法”修正案,指定每年8月14日为该国“慰安妇纪念日”。此外,《南京大屠杀史》韩文版也已正式首发。这部记录南京惨案最完整的原创性研究巨著,将通过多种语言向全球发声。

  

 


  当地时间10月26日,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议会通过华裔议员黄素梅的动议,将每年12月13日设立为该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10月26日,经辩论与投票,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通过了将每年12月13日,设为该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动议,创西方先例。

  上月,在美国加州洛杉矶郡,一座纪念医生威尔逊的纪念碑落成。那位被称为“蓝眼睛的南京人”的美国医生,冒着生命危险留守1937年的南京,保护救助了无数南京市民。他在当年的日记信件中,详尽描述了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成为向世界展示真相的见证史料。

  请告诉80年前的“南京”,国际社会从未忘却。

  

 


  资料图:中国市民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门口经过。泱波 摄

  02

  “作为侵华日军的一名士兵,对日军的暴行感到耻辱”。今年9月9日,98岁的日本老兵三谷翔在家中去世。就在逝世前几天,这位南京大屠杀的亲历者仍在费力地诉说,自己年少时被日本军国主义毒害的历史。

  如果今天的三谷翔去住APA(阿帕)酒店,翻阅一下那里的集团老板元谷外志雄关于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的“著作”,他会不会怒斥歪曲;如果他看见孩子们唱着当年自己唱过的军歌、“拼刺刀”,喊口号,他会不会痛心疾首?而这些,都在日本真实上演了。

  

 


  资料图: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日本知名学者、70岁的退休教师松冈环。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作为30年来致力于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日本知名学者,松冈环深知形势复杂。她承认,研究遭到了“右翼势力的阻挠”。“的确有很多困难,”她指出,虽然日本有不少人支持她,但“这个力量还不够强”。

  谈及让自己坚持下去的原因,松冈环坚定地说:“是为了日本的孩子。希望他们能了解真实、完整的历史”,“由于常常被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所鼓励,我不希望背叛他们的期待”。

  请告诉80年前的“南京”,日本有识之士从未忘却。

  

 


  资料图:中国二战劳工发表讲话。

  03

  在中国,随着近日最年长幸存者、百岁老人管光镜的与世长辞,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不过,回忆起70多年前被日本政府强征为劳工的悲惨遭遇,88岁的中国老人闫玉成仍忍不住落泪。今年11月,他第二次踏上了日本国土,目的只有一个——代表数万二战中国受害劳工 “讨公道”。

  上世纪90年代至今,民间对日索赔之路走了20多年,举步维艰。据统计,现在二战中国劳工幸存者只剩下103位,而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变少。“真希望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能看到那一天”,闫玉成说。

  

 


  资料图:南京大屠杀相关档案展出。

  从心口到纸笔,幸存者们的记忆,承载了历史难以承受之重,成为最有力的档案与证言。然而,在“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成功的两年后,由于日本政府重重阻挠,历经三年准备、两度申报的慰安妇档案项目今年未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

  但在“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该项目中方首席专家苏智良看来,申报是为文件材料保护争取空间,仍不能放弃任何细微的工作。“未来很难,但也要努力去做”,面对2000多件相关资料,他坚定地说。

  从民间到政府,从国家公祭日、全国各地纪念仪式的举行,到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等多馆的展览和活动,都呼应了同一个声音:

  请告诉80年前的“南京”,中国从未忘却。

  

 


  7月7日,来自中国各地的南侨机工后人重走滇缅公路。 中新社发 杨景雯 摄

  04

  1938年12月,抗战到了艰难时刻,熟练的司机和技工紧缺,国民政府电请南洋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代为招募机工,回国抗战。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缅甸、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华侨热情响应,经严格选拔,3000多名南洋华侨机工于1939年分9批回到祖国,参加抗日。

  由于东南山河相继沦陷,偏居大西南的滇缅公路成为中国抗战的生命线。据统计,1939年到1942年,将近一半南侨机工牺牲在滇缅公路上。

  “我13岁从印度归国抗日”,今年90岁的蒋印生回忆当时的情形道,“我们白天不敢开车,有日军的轰炸和扫射,晚上就在路上铺上白布条当指路牌,关着灯走。”蒋印生说,在一次任务中,紧跟他身后的一辆运输车被日军炸毁,车上战友都遇难,幸运的是他逃过一劫。

  无论是战时,还是和平年代,多年来,海外华侨华人用坚持不懈的努力,让更多人铭记历史。美籍华人鲁照宁11年来多次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史料,迄今累计赠予日军侵华铁证等史料已达900余件。

  

 


  资料图:张纯如

  “我们的目标是要日本人道歉、赔偿、建碑、立馆”,“要像德国人对二战的态度一样”。已故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母亲张盈盈如是说。

  “捍卫忠实的伟大女性”——张纯如被如此评价。她用三年访问诸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参阅大量历史文献,直面各种触目惊心的资料,于1997年出版了《南京大屠杀》一书,揭开了那段惨绝人寰的记忆,震惊西方世界。

  而在女儿受抑郁症困扰离世的13年后,母亲张盈盈表达了自己的信念:她正像千千万万为维护史实、捍卫真相的人们一样,继续奔走。

  

 


  当地时间12月11日下午,美国旧金山湾区华人华侨举办一年一度的“南京祭”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死难同胞。 中新社记者 钟欣 摄

  2017年12月9日,加拿大安大略省各界华人举办主题为“铭记历史,祈愿和平”的“南京大屠杀80周年追思会”。现场2米多高、6米长的签名板上,签满了名字。

  10日下午,美国旧金山举办第21次“南京祭”,华裔、韩裔、菲律宾裔、非裔及白人社区各界人士500余人,向80年前南京大屠杀的死难者默哀,献上白色玫瑰。

  13日,208个华侨华人社团将在世界各地,举行南京大屠杀遇难者悼念活动。

  请告诉80年前的“南京”,海外华人华侨、爱国人士从未忘却。

  80年悠悠岁月,几乎是一个人的一生。这一人类浩劫的记忆,不应、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被遗忘。请铭记,南京。

  国家公祭日,这些面孔不能忘记

  


  第一排从左至右:孙富祥(已故)、管光镜(已故)、祝四孜(97岁)、刘庭玉(95岁)、陈玉兰(95岁)、马秀英(95岁)、濮业良(95岁)、马继武(95岁);第二排从左至右:李素芬(已故)、易翠兰(已故)、李素云(94岁)、王义隆(94岁)、王长发(94岁)、薛玉娟(93岁)、吕金宝(93岁)、陈广顺(93岁)、谢桂英(93岁);第三排从左至右:岑洪桂(93岁)、顾秀兰(93岁)、沈淑静(93岁)、赵金华(93岁)、陈桂香(92岁)、李高山(92岁)、杨翠英(92岁)、王秀英(92岁);第四排从左至右:陈文英(92岁)、周智林(92岁)、蔡丽华(91岁)、魏桂如(91岁)、易兰英(91岁)、张秀红(已故)、石秀英(91岁)李美兰(90岁)、葛道荣(90岁);第五排从左至右:马淑勤(90岁)、马月华(90岁)、李长富(90岁)、林玉红(已故)、余昌祥(90岁)、张福智(已故)、金茂芝(89岁)、常志强(89岁);第六排从左至右:郑锦阳(89岁)、万秀英(89岁)、艾义英(89岁)、向远松(89岁)、朱惟平(89岁)、朱秀英(89岁)、沈桂英(89岁)、贺孝和(88岁)、陈素华(88岁);第七排从左至右:夏淑琴(88岁)、杨静秋(88岁)、张惠霞(88岁)、周湘萍(88岁)、张兰英(88岁)、蒋树珍(88岁)、仇秀英(87岁)、徐德明(87岁);第八排从左至右:刘贵祥(87岁)、王翠英(86岁)、姚秀英(86岁)、王津(86岁)、熊淑兰(86岁)、刘素珍(86岁)、潘巧英(86岁)、郭秀兰(85岁)、祝再强(85岁);第九排从左至右:陈德寿(85岁)、王子华(85岁)、程福保(84岁)、路洪才(84岁)、高如琴(83岁)、马庭禄(83岁)、佘子清(已故)、袁桂龙(83岁);第十排从左至右:刘民生(83岁)、唐复龙(82岁)、刘兴铭(82岁)、王素明(82岁)、程文英(81岁)、马庭宝(81岁)、陶承义(81岁)、傅兆增(81岁)、阮定东(80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摄影报道 图片来源:新华网

  


  有人说,

  今天的南京很拥挤吧!

  毕竟有三十万人要回家。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但我不会忘了你!

  有人问,

  南京大屠杀与你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是,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一代,

  现在站的这块土地上,曾发生过一场大屠杀,

  迄今为止,只过去了短短80年!

  有人问,

  为什么我们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

  这句话说出了全部的意义:

  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

  就能抵达多远的未来。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忘记意味着背叛,

  牢记历史,守望和平!


承办:皖西电脑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 2016 LuA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六安市委政法委员会 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6690号-2 皖公网安备 3415010200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