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原创】从“法轮功”看邪教演变产生的四个阶段

时间:2018-02-12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放大 | 缩小 | 正常  

  什么是邪教?邪教是怎么产生的?网友们看到这个问题也许有点儿小纳闷。这不很难简单嘛,具有邪恶、邪性、邪毒等特征,祸害人类、危害社会的组织不就是邪教嘛,邪教就是邪教呀,真逗!

  哎哟喂,哪您这可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喽,邪教是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罪魁祸首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么,有哪些关于如何正确界定邪教、识别邪教的知识需要我们了解呢?请小伙伴们随我一起来学习一下吧。

  邪教的定义是什么?百度给予的答案非常明确:邪教(非法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歪理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邪教大多是以传播宗教教义、拯救人类为幌子,散布谣言,且通常有一个自称开悟的具有超自然力量的教主,以秘密结社的组织形式控制群众,一般以不择手段地敛取钱财为主要目的。

  如果说这个解释有点点儿抽象的话,那么在此仅以亲们较为痛恨的“法轮功”邪教为例来剖析对比一番,小伙伴们比照比照就一目了然啦。

  众所周知,“法轮功”邪教的头目是李洪志。别看李洪志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可编造谎话、制造谣言、散布邪说的本事可谓出类拔萃登峰造极。纵观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邪教所作所为无一不符邪教育的定义解释,从中也很容易看出邪教演变产生的过程。下面,咱们就一起来瞧一瞧吧。

  阶段一:假冒气功“创教”----由练习气功聚钱敛财到建立“法轮功”邪教。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内出现了一股“气功热”和“特异功能热”,在这股热潮盛行的社会背景下,头脑灵光的李洪志发现了这股热潮中办班收钱、出书赚钱的敛财机会。1988年3月,李洪志在长春先拜在气功师李卫东门下练“禅密功”,后来又拜在气功师于光生门下学练“九宫八卦功”。可是,特别提醒亲们需要注意的是,李洪志前前后后总共只练了不到20天的气功,切记,仅仅是20天!

  偷奸耍滑成性的李洪志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块练气功的料,时隔三年,便以探亲的名义,于1991年5月---1992年3月去泰国看望居住的母亲和妹妹。在泰国的10个月时间里,李洪志整天围着寺庙东游西荡,观看寺庙供奉场所设置,揣摩僧人如何料理法事的流程和动作,苦思冥想终于完成了从练气功敛财到建立“法轮功”的编纂。

  您瞧瞧,这“法轮功”是不是典型的“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这厮总共练了不到20天的气功,任督二脉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呢,就心怀鬼胎到泰国神游一圈整出个所谓的“法轮功”,您说这是不是假冒杜撰凭空捏造?

  阶段二:假借宗教“造神”----篡改生日谎称自己为佛祖释加牟尼转世再生。李洪志煞费苦心跑到泰国海归回国后,为建立自己邪教教主的地位,脑洞一开冒出了假借佛祖释迦牟尼名号行骗的歪心邪意。处心积虑以从部队转业落户时把出生日期填写错误为由,置自己母亲身处非婚生子的绯闻于不顾,三番五次到当地派出所软磨硬泡将自己原本1952年7月7日的出生日期,楞是改成为与佛祖释加牟尼同月同日的1951年5月13日(阴历四月初八),还拼凑出个金光闪闪的打座莲花挂画来唬人,四处散布自己是佛祖释加牟尼托梦转世的骗局,并称“法轮大法”为“最高佛法”,是远远高于一切宗教的“正法”。

  且不论李洪志如何造假吹嘘蒙骗,可世人都知道,世界上所谓活着的“主佛”是根本不存在的。中国佛教协会新闻发言人曾就“心灵法门”有关问题发表谈话时指出:“中国佛教史上的确有一些高僧大德被信众尊奉为佛菩萨的化身,但都是后世佛教徒根据这些高僧大德生前的功德事迹追认的,从来没有哪位高僧大德在世时公开宣称自己是某佛某菩萨的化身或代言人。”

  您瞅瞅,这“法轮功”是不是绝对的“神化首要分子。”这厮想方设法把自己的生日给改了,竟然违背常理编造所谓佛祖释加牟尼转世再生的谎言蒙蔽他人,还自称“法轮功”是凌驾一切宗教的“正法”,您说这是不是造谣惑众胡说八道?

  阶段三:蒙蔽蛊惑“装神”----散布歪理邪说不择手段对弟子洗脑敛取钱财。深诣坑蒙拐骗之道的李洪志信奉“牛皮吹的越大越有人信”的歪理。为诱惑更多不明真相的民众修炼“法轮功”,利用人们普遍希望健康长寿的心理,不仅自诩为“宇宙主佛”,还大肆鼓吹散布“神通功能”、“消业祛病”、“福报受益”、“法身保护”、“精进圆满”等歪理邪说欺骗蛊惑民众。到处宣称自己:“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还在长春讲法答疑现场拍着胸脯向大法弟子们承诺:“你去香港、你去美国,你跑到月球、太阳上去都没关系,我的法身都能保护。” 蒙得大法弟子们从心理上产生了扭曲的崇拜感,稀里糊涂的认为师父真的可以为他们提供保护,盲目相信“上层次、开天目、求圆满”等歪理邪说,在邪恶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李洪志的一系列歪理邪说着实忽悠了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不仅通过设“功德箱”骗捐、办班讲法收费、销售“法轮功”书籍和音像制品敛财,还采取非法经营、偷税漏税、销毁帐册等违法手段,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聚敛了巨额不义之财,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粮油公司职员,逐步演变成为一个声名显赫的邪教教主。抛开李洪志在国内价值数百万的4处房产不说,仅经网友查实,李洪志家族在美国就有11处房产,总价值高达数亿人民币。

  您看看,这“法轮功”是不是确凿的“利用制造、散布歪理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一般以不择手段地敛取钱财为主要目的。”这厮不择手段蒙骗他人敛取巨额财产,致使数以千计的痴迷弟子人财两空、命丧轮途,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您说这是不是蓄意谋财害命?

  阶段四:图谋不轨“扩张”----操纵指使弟子扰乱社会秩序而形成人类公害。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组织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政治企图,编造了一系列实施精神控制的歪理邪说蛊惑民众,初步形成了一套邪教的组织系统。随着《转法轮》一书的出版,李洪志扩张邪教组织、企图制造分裂的野心不断膨胀,从1992年开始,李洪志就在北京设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自任会长,并指使“法轮功”骨干陆续在各省、市(自治区)设立了39个“法轮功”辅导总站,总站下辖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自上而下构建了一套结构完整的邪教组织体系,为李洪志日后把“法轮功”作为各种社会政治活动工具,操纵“法轮功”邪教打着传授功法等幌子进行非法活动搭建了隐形平台。

  至此,李洪志彻底完成了编造建立“法轮功”、自我包装树形象、疯狂敛财建体系等一系列蓄谋已久的阴谋诡计,成为不折不扣的邪教组织。同时,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邪教组织针对国家有关部门关于禁止出版发行“法轮功”书籍和音像制品的规定,以及各地新闻媒体揭露“法轮功”的文章,多次策划、煽动“法轮功”人员有组织的围攻党政机关或新闻出版单位,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严重危害了社会稳定。据不完全统计,从1998年4月李洪志操纵指使“法轮功”人员屡次围攻新闻单位,到1999年4月围攻天津市委,在将近一年的时间内,全国范围内先后发生了十多次较大规模的“法轮功”人员非法聚集闹事事件。尤其是1999年4月25日,李洪志策划组织北京、天津、河北、山东、辽宁等地的一万余名“法轮功”人员,于当日凌晨开始,在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周围进行大规模非法聚集,严重干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正常工作,严重影响了首都的社会秩序,造成了极恶劣的政治影响。

  特别令人可恨的是,“法轮功”邪教被中国政府取缔后,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邪教数典忘祖地充当西方反华势力的马前卒、急先锋,彻底撕下所谓“不政治”、“不组织”的假面具,杜撰编造所谓“九评”、“三退”、“活摘”等弥天大谎,肆意散布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谣言,恶意诋毁抹黑中国政府。

  您说说,这“法轮功”是不是地地道道的“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这厮打着“救世渡人”等幌子操纵指使大法弟子非法聚集滋事,肆无忌惮围攻党政机关和新闻出版单位,直至围攻中南海,行径极端可恶,影响极其恶劣,您说这是不是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事实胜于雄辩。世界各地邪教组织残害人类生命、危害公共安全的滔天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回顾邪教“人民圣殿教”的914名信徒在教主吉姆·琼斯的教唆下集体服毒自杀案,邪教“太阳圣殿教”在瑞士相继制造数起近百名信徒集体自杀案,邪教奥姆真理教信徒在东京地铁站内公然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约5500人中毒,数百人落下终身疾患惨案......

  同样,“法轮功”邪教制造了7名“法轮功”痴迷者集体到天安门自焚的“1.23”惨案,“全能神”邪教制造了山东招远“5.28”故意杀人惨案。另据不完全统计,仅从1992年到2002年的十年间,就先后有1700多名大法弟子因习练“法轮功”而导致死亡,其中,有抱病不治盲目“消业”而死的,有为求“精进”剖腹自杀而死的,还有为图“圆满”跳楼升天而死的。特别是近年来“法轮功”所谓的精英骨干也陆陆续续死了40多人,又有近千名大法弟子因习练“法轮功”而撒手人寰。

  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通过剖析“法轮功”邪教演变产生的四个阶段,我们不仅能够更加清晰的认识邪教的本质,认清邪教的危害,洞察邪教的鬼魅伎俩,也为我们树立崇尚科学、远离邪教意识,自觉防范抵制邪教奠定了良好基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必须对邪教保持高度的警惕,严密防范抵制邪教,坚决遏制打击邪教,竭力挤压邪教的生存及活动空间,共同呵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共同创建健康和谐的精神家园,共同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承办:皖西电脑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 2016 LuA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六安市委政法委员会 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6690号-2 皖公网安备 3415010200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