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原创】“小号手”李洪志居然有当“神韵晚会”艺术总监的水平?

时间:2018-02-12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放大 | 缩小 | 正常  

  近年来,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邪教掌控的“神韵晚会”在海外屡屡遭受各国政府拒绝上演和宗教界人士及广大民众抵制谴责的消息不断见诸报端,媒体披露李洪志不仅化名D.F.担任“神韵”的艺术总监,而且是自吹自擂李洪志自己和“法轮大法”歌词的作者。看到此类消息,熟知“小号手”出身李洪志其人其事的网民都忍俊不禁倍感可笑。

  


  精于招摇撞骗到处吹嘘的李洪志啥时从“小号手”又把自己吹成了具有深厚艺术细胞的“艺术总监”啦?这不是自个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不要脸吗?这事儿也实在是有点儿搞笑。

  如果说自诩为“宇宙主佛”的李洪志具有造假、造谣、造势的超级演技,把众多大法弟子蒙蔽欺骗的五迷三道的事儿,咱真信。

  如果说标榜为“神通功能”的李洪志具有骗人、骗财、骗色的老道伎俩,把数千名大法弟子骗得人财两空、家破人亡的事儿,咱也信。

  可是如果说仅有初中文化水平,吹小号吹了N多年都没吹出啥名堂的“小号手”竟然以“艺术总监”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还担纲所谓“神韵艺术团”、“神韵纽约艺术团”、“神韵国际艺术团”和“神韵巡回艺术团”的艺术总监,打着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幌子到处伺机上演所谓的“神韵晚会”,这也实在是太牵强附会瞎胡来了吧,这不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自欺欺人嘛,这事儿,熟知李洪志的人还真是打死也不信!

  众所周知,李洪志打小“吹小号”吹了十多也没吹出个子丑寅卯的事儿世人皆知。李洪志1960年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读书期间,对班主任杜万衡老师办公室挂着的一把小号充满了极大的好奇和兴趣,硬缠着要拜师学艺,后来在杜老师的指点下开始练起了吹小号。1969年7月,李洪志从长春市第四中学转学到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揣着点儿文艺细胞加入了校宣传队吹小号。1970年3月,恰巧原总后勤部“八一”军马场到四十八中招文艺兵,部队领导见李洪志有吹小号的特长,就把李洪志等3名学生招收到了部队文艺宣传队。

  原军马场政治处主任宋鹏林对往事记忆犹新:“李洪志1970年至1972年在文艺宣传队里吹小号,在队里工作很一般,没有什么抱负和追求。特别是李洪志不守纪律,那在全军马场都是有名的。他1972年春节回长春探家,一直到4月底还没回场,连假都不请。回来后他挨了批评,还与人吵架。”

  原军马场文艺宣传队队长李春慈说:“李洪志当时吹小号水平一般。当时我们提倡一专多能,很多队员都有几种专长。可是他除了吹小号外,看不出有什么别的专长。每年个人都要写个小结,李洪志写得语句不通,字也不好。”后来当年的战友听说李洪志写了多少多少本书的事儿,都觉得非常好笑,不约而同的说:“鬼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曾任吉林森警支队宣传队班长、宣传队队长,森警总队后勤部部长的李庆元说:“1972年,当时森警宣传队在搞人员调整,需要小号演奏员。经别人推荐,知道李洪志有这个特长,就把他招进来了。”李庆元还说:“每次练习,他都满不在乎,干部、班长在场,他还能吹几下,更别说加班加点练了。每次排练,数他出错多,正式演出也是差错不断,为此没少挨批评。 ”

  当年在宣传队乐队班担任副班长的赵新民回忆说:“面试时,李洪志一连吹了好几首曲子,没有一首是完整吹下来的,吹着吹着就找不着调了,只好从头再来。但想到他只有20岁,好好培养培养,还是可以使用的,也就让他过了关。”

  可是等正式进入宣传队后,李洪志对吹小号的兴趣不像刚开始时那样了。赵新民说:“李洪志是个朝三暮四的人,今天喜欢舞蹈,明天喜欢画画,后天又捣鼓木刻。好像是兴趣广泛,实际上啥也不是。 ”

  李洪志的战友王玉琪说:“那时李洪志还自认为发声有两下子,喜欢指导我唱歌,他认为唱得比我强,其实唱得还不如我呢。他不仅性格孤傲,还爱吹牛。”

  时隔5年多时间,也就是1978年5月,李洪志所在的森警宣传队撤销,与李洪志同在宣传队当演员的蒋大为、高晓虎等很多有真才实学的队员不是凭本事考入其他文艺团体,就是凭借过硬本领被相关文艺团体直接点名要走,继续从事文艺工作,而小号演奏水平极其一般的李洪志不得已只好卷铺盖到支队招待所当了一名服务员。

  至此,学艺不精的李洪志“小号手”的梦想彻底破灭。说白了,就是没有多少文艺细胞的李洪志,或是说根本没有艺术天赋的李洪志,根本就不是一块搞文艺的料,被文艺圈无情的淘汰了!

  而且,李洪志转到招待所当服务员后,因为“小号手”梦想的破灭,心情极度沮丧,内心极端不平衡。据支队招待所所长万向新回忆,李洪志的脾性相当暴躁,时不时就和战友、领导顶嘴闹矛盾,一言不和还打了前来住宿的基层连队谢姓指导员,并为此付出了在招待所工作的几年间未涨一分钱工资的惨重代价。自感混不下去没“前途”的李洪志最终只得于1982年转业至长春市粮油食品供应公司保卫科工作。

  生性不安于现状的李洪志自从被文艺圈淘汰之日起,刻骨铭心的失落感让他对“小号”及文艺彻底失去了兴趣,从此再也没摸过“小号”,而且也从不对他人说起自己当“小号手”被部队宣传队淘汰的经历。

  这事儿想想也不无道理,自诩为“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的“宇宙主佛”,怎么能愿意让人知晓自己曾因学艺不精而被踢出文艺圈的事儿呢?既然李洪志能够“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那咋就没能预知自己这个“小号手”吹了多年的“小号”却仍然被淘汰的事呢?这不是典型的自相矛盾,拿自己的矛戳自己的盾,煽自己的耳光打自己的脸嘛,丢人呀,丢人,实在是丢人呐!

  联想李洪志“小号手”的经历,回味李洪志造谣欺骗蛊惑民众的罪恶行径,反观李洪志数典忘祖充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汉奸走狗卖国贼的丑恶嘴脸,再看现在摇身一变化名D.F.担任“神韵”艺术总监的李洪志,且不论“神韵晚会”的内容暗藏玄机的事儿,也不评“神韵晚会”演员演技水平拙劣的事儿,更不提“神韵晚会”近年来在世界各地频频遭受当地政府和民众强烈抵制诟病的事儿。单说李洪志这个没多少艺术细胞,毫无艺术造诣的“小号手”居然能当“神韵晚会”艺术总监的事儿,这也实在是太不着调、太不靠谱啦。李洪志这厮能当“艺术总监”?鬼才相呢!

  纸是包不住火的。骗子的骗术再高明,终究会被真相所揭穿,所谓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根本目的就是狐狸的尾巴---藏不住。

  无数的事实证明,所谓的“神韵晚会”根本就不是什么纯粹的文艺演出,而是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幌子,暗中玷污和歪曲中国传统文化的行径,是对不熟知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精髓观众的欺骗、愚弄和毒害,其背后目的是“法轮功”为了传播邪教和反华宣传,且为散布邪教歪理邪说并聚敛钱财的政治工具。

  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

  最后,还想奉劝恬不知耻的李洪志一句话: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再揽那个瓷器活啦!回家先把“小号”好好练练,吹吹看还能不能找着调,再出来丢人现眼也不迟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拜托!拜托!拜托!

  请李总监及“神韵晚会”的演员们别再出来丢人!丢人!再丢人啦!


承办:皖西电脑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 2016 LuA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六安市委政法委员会 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6690号-2 皖公网安备 34150102000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