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古代官员都称作“大人”吗?别孤陋寡闻了

时间:2018-03-28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放大 | 缩小 | 正常  


  现在拍的古装影视剧中,凡有一官半职者,上至宰相公卿,下至胥吏衙役,一律呼为“大人”,通常包括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有时还可以演化为第一人称“本大人”,似乎“大人”与“官员”为同义语。但我一直有个疑惑,以“大人”称官员,在正儿八经的经书史书中并不多见。那么,把官员叫做“大人”的叫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不是所有的官员都能被称为“大人”?让我们通过检索《二十五史》、《资治通鉴》、《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全唐文》、《全唐诗》以及宋元明清的一些笔记小说的电子版,来做一个小小的考证。

  “大人”在唐宋以前

  (一)指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

  “大人”一词之见于经书者不少,例如《周易》:“大人与天地合其德”,陆德明释文引王肃云:“圣人在位之目”,《孟子》:“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庄子》:“大人者,圣人不足以当之”之类。这里的“大人”皆是指“德位兼言”,即道德高尚、有名望、有地位的人。

  又有《论语》:“畏大人”,《孟子》:“说大人则藐之”。这是“以势分而言”,即指有势力、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

  但司马相如之《大人赋》,则专以称天子,按此用法,公卿大臣之类不能称“大人”。

  (二)指父母叔伯兄等长辈

  唐宋以前的“大人”,在史书中多用于指称父母叔伯等长辈,如《孔子家语》:“曾子曰:‘参得罪大人’”,又《史记》范蠡之子曰:“家有长子,今弟有罪,而大人不遣,是吾不肖也。”都是指父亲。

  此种用例极多,举不胜举,以下列出若干备考:

  《汉书》中汉高祖对其父亲刘太公说:“始大人以臣为无赖。”

  霍去病对失散多年的父亲霍中孺说:“不早自知为大人遗体。”

  《后汉书》皇甫郦对其父亲皇甫嵩说:“能安危定倾者,唯大人与董卓耳。”

  《南史》王僧儒幼时,有人以冬李赠其父,先拿一个给他吃,王僧儒辞曰:“大人未见,不容先尝。”

  《北史》田式以事下狱,欲自尽,其子田信说:“大人朝廷重臣,又无大过,何至于此。”

  《唐书》裴彝谓其父:“大人病痛若此。”

  《旧五代史》河中节度使王珂妻是李克用女,王珂被后梁围急,使妻致信李克用,曰:“贼势如此,大人忍不救耶?”

  《宋史》蔡京儿子蔡攸入谒,握父手曰:“大人脉势舒缓,体中得无不适。”

  《宋史·隐逸传》南安翁以长子被拘于官,欲诣官代长子受杖,小儿曰:“大人岂可受杖?儿当代此。”

  以上几例,皆是以“大人”称父亲。

  又有《汉书》疏广劝其侄疏受退隐回乡,疏受曰:“从大人议。”这是以“大人”称叔父。

  《汉书》张博诈作淮阳王上书:“为大人乞骸骨去。”《后汉书》范滂曰:“惟大人割不忍之恩。”这是以“大人”称母亲。

  《新唐书》柳宗元说:“禹锡亲在堂,吾不忍其穷,无辞以白其大人。”这是以“大人”称他人的母亲。

  以上均为唐宋以前的“大人”之称,都是只用于称父母伯叔,并不用来称呼官员。

  (三)指宫内近侍(宦官)

  例如

  《后汉书·邓禹传》载宫人(宦官)中的耆宿年长者称为“中大人”(宫中的老爹)。

  《后汉书·阳球传》载,程璜当时在宫中操纵朝政,时人称之为“程大人”。

  《全后汉文》载蔡邕《谏灵帝疏》云:“今道路纷纷,复云有程大人者,察其风声,将为国患。”所指亦为程璜。

  又如《晋书》,刘聪时,中宫仆射郭猗欲王皮、刘惇二人证成皇太弟刘乂谋反,以计胁之,王皮、刘惇大惧,皆曰:“谨奉大人教。”这里也是以“大人”称近侍(宦官)郭猗。

  对此,清代学者赵翼在《陔余丛考》中认为,东汉魏晋以降的“大人”之称,“盖本宫闱近侍之人,身无官位,而势居显要,故以大人称之。”正是因为太监没有官位,所以才称为“大人”,取其称呼父母叔伯等长辈的尊称之义。这可以算是比较特殊的用法,但显然不是对官员的通用称谓。

  (四)指少数民族首领、贵族

  《汉书·陈汤传》载,甘延寿、陈汤进兵至康居,来到匈奴单于城下,单于问:“汉兵何来?”甘延寿、陈汤答:“我为单于远来,而至今无名王大人见将军受事者,何单于忽大计,失客主之礼也!”这里的“名王”、“大人”都是指匈奴的大小首领。

  《汉书·匈奴传》载,匈奴呼韩邪单于打算归降汉朝,左伊秩訾表示支持,但“诸大人相难久之”。

  这里的“大人”指的是匈奴各部落的首领、贵族。

  (五)在特殊情况下用于称呼地位极高的官员

  唐朝时也有一些以“大人”称官员的用例,但都比较特殊。如《旧唐书·段秀实传》:“田少荣称秀实为仁信大人。”《高骈传》女巫王奉仙谓毕师铎曰:“扬州灾,当有大人死。”(这里的“大人”指高骈)。但这是很少见的例子,而且这里所指的段秀实、高骈都是官位、声望极高的显贵之人,所以称二人为“大人”,带有一些尊重长辈的意思,是对极特殊的人的极特殊的用法,不是对所有的官员都能通用的。

  “大人”在唐宋以后

  (一)唐宋时期对官员的称呼

  唐宋及以前不用“大人”称呼官员,那么那时候的人见了当官的人应该怎么称呼呢?

  这个要区分不同的情况。官员之间相互称呼,比较亲密的平辈或晚辈可称对方的字,对尊长则称公、丈,大多数情况下是直接称其官位。

  例如《三国志》中,曹操还是兖州牧时,沮授称之为“曹兖州”,当了司徒和丞相之后,则称呼为“曹公”。

  


  又如侍御史,一般都称“某侍御”,此类用例在新旧《唐书》、《全唐文》、《全唐诗》中非常多见。比较有名的是柳宗元《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破额山前碧水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柳宗元将其友人、侍御史曹某称为“曹侍御”。

  又据《旧唐文》、《资治通鉴》、《全唐文》载,淄青节度使李师道为检校司空,刘悟称之为“李司空”,新罗人崔致远称致仕刑部尚书白居易为“白尚书”之类,都是以官位相称。基本上没有用“大人”称官吏者。

  有时会以古官名相称。如唐宋皆无丞相一职,但执掌最高行政权的尚书仆射、中书门下侍郎等,时人亦多称为“丞相”、“相公”,宋代知州相当于汉代的太守,有时也会以太守称知州,等等。

  此外一些官职还有别称。例如尚书令称“尚父”,中书令称“令公”,节度使称“大帅”,刺史称“使君”,县令称“明府”,县尉称“少府”等等。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就是称其即将上任西川某县县尉的友人杜某为“杜少府”。

  宋代的《梁溪漫志》及庄绰《鸡肋篇》也都提到,世上只有儿子称父亲为大人,若胡乱以“大人”称呼他人,会被众人“骇笑”。可见直到宋朝时,社会上仍是以大人称父母等长辈,而不会用来称呼官员。否则就等于是当面叫别人“爸爸”了,难怪旁边的人要爆笑。

  (二)从元朝开始出现用“大人”称呼官员的叫法

  宋以后才开始逐渐出现称官员为“大人”的用例。如元人高则诚《琵琶记》,蔡状元呼黄门为大人,则元时达官贵人已有大人之称。

  明尹直《謇斋琐碎录》,吴与弼以处士征至京,每见士大夫则称大人。

  又《涌幢小品》载,徐晞以胥吏起家,仕至尚书,某日还乡,郡守率诸生迎之,诸生以徐晞非生员出身,颇无敬意,徐晞出一对联曰:“劈破石榴,红门中许多酸子。”诸生不能对。徐晞对下联为:“咬开银杏,白衣里一个大人。”

  王世贞《觚不觚录》载,三司见总督称“老先生”,见巡按称“先生大人”。

  《西游记》中,唐僧一行途经诸国城门,皆称门使为“大人”。

  可见至明朝时,以“大人”为官员之称已逐渐出现。

  清朝之后的用例就更多了,举不胜举,从略。

  “大人”的用法,初始含义是指父母长辈,汉代以来演化为对近侍(宦官)也称大人(因太监没有后嗣,官员往往尊专权的宦官为父,以示讨好),后来进一步扩大,变成京朝官皆可称“大人”,原因可能是唐末宦官专权,常兼任朝廷显要官职,后逐渐变成某些与当权宦官地位相当的极显贵之人也称“大人”。京官称大人,因而京官出使镇守地方者,亦以大人称之。如总督、巡按等,常带都御史、尚书、侍郎衔,故称“先生大人”。因而遂为贵官之隆称。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元朝时沿用汉代以来称呼少数民族首领酋长的“大人”这一叫法,开始出现用“大人”称呼官员。明清以后继续沿用,称官员为“大人”的叫法才渐渐普遍。

  赵翼在《陔余丛考》中还补充说:“此又近日京官外官位高者,皆称大人之所自也。则唐以后称贵官为大人者,乃从旁指目之词,而非见面相呼也。见面称大人,则始于元、明耳。”

  又据《清稗类钞·称谓类·大人》载:“大人之称,始于雍正初,然唯督抚有之。嘉、道以降,京官四品以上,外官司道以上,无不称大人。翰林开坊,六品亦大人。”这就直接指明了“大人”之称始于清雍正时,但是仅指总督、巡抚等“贵官”。嘉庆、道光后扩大至京官四品以上以及地方官的布政使、按察使、道员,翰林升任詹事府职务六品以上的也可以称“大人”,但此时指称对象仍然是有限定范围的,而且范围不大。

  以上材料的说法并不完全一致,但还是可以归纳出几点结论:

  第一点,以“大人”称官员是元明清时期的用法,在唐宋及以前,“大人”主要用于称呼父母叔伯等长辈,一般是不会将官员称为“大人”的。

  第二点,按赵翼的说法,明清时期称官员为“大人”,已较为普遍,但在《清史稿》中,仍难见此种用法,《清史稿》中“大人”这一称谓用得很少,用的亦多是称父母,如《侯方域传》,侯方域对其父亲侯恂说:“大人受诏讨贼”云云,是称其父。所以,我估计,称官员为“大人”,应是日常口语,而较少用于正式、书面场合。

  第三点,“大人”是元明清时期对“位高者”、“贵官”的称呼,不是对所有官员的称呼。现在的影视剧中对县令等基层干部也一概称为“大人”,可以肯定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承办:皖西电脑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 2016 LuA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六安市委政法委员会 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12006690号-2 皖公网安备 34150102000017号